公告版位

商業周刊 1100

 

十二月四日,特偵組約談陳敏薰,一個星期後,她被拔除台銀派駐開發金控官股身分,台北一○一董座岌岌可危。經歷商場上台、下台考驗後,她還有一戰的空間嗎?

 

台北一○一董事長陳敏薰,總是在意外中上台,意外中下台,但這次呢?

 

十二月十日一早,陳敏薰接獲來自財政部的電話,電話那頭傳來的意外訊息是,財政部解除其以台灣銀行官股代表派任中華開發金控董事身分。由於陳敏薰是以開發金子公司開發工銀法人代表,出任台北一○一董事長一職,財政部完全無預警的告知,已暗喻官方不支持其續任台北一○一董事長的立場。

 

這不是陳敏薰第一次被迫接受下台的考驗。五年前,中華開發金控董座之爭,她也曾敗在中信金控辜仲手下,儘管如此,她的鬥志讓人印象深刻。不過,接完電話,現場的陳敏薰十分鎮定,轉過身來,她第一時間接受《商業周刊》訪問時回應:「站得高一點,你看到的就是前面很美麗的山;但在低處,你只會看到亂七八糟的建築物。」

 

一個矛盾的陳敏薰,出現在我們面前。

 

上台、下台,就像台北一○一樓高五百零八公尺的落差,但這些在陳敏薰眼中,都不是什麼問題。信奉老子「上善若水」的她相信,水,隨不同時間、不同器物,隨時可以變形因應,即使在最危急的時刻;但一位開發金的資深經理人卻認為,「她總是莫名其妙的過度樂觀」,才會誤判詭譎情勢。

 

台北一○一有世界級的高度,但是否也因為高高在上,讓她忘記看見樓底暗潮洶湧的政商現實?

 

事實上,陳敏薰的上台下台,一直緊扣著政黨輪替的微妙。五年前,因為開發金董座劉泰英涉及新瑞都案而被收押,當年只有三十三歲的她意外接下代理董座,接著真除,被譽為「最美麗的董事長」;後來又因為中信金辜仲要搶開發金,任期不過一年,她就意外下台;沒想到,在失去開發金舞台後一個月,她又重新登上台北一○一董座的寶座。

 

觀察陳敏薰在商場上的經歷,發現她其實藏著獅子座愛榮耀、爭第一的好勝性格,只是這隻矛盾的獅子,這次真的能再戰闖關嗎?

 

時間倒轉回民國九十二年,開發金控股權之爭如火如荼,時任開發金董事長的陳敏薰代表公司派,與官股及民股大股東中信金控辜家老二辜仲,為爭奪開發金經營權,不惜展開委託書股權大戰。

 

 

戰役一 有機會,就一定要去爭取

 

當時,外界評估,儘管陳敏薰持股不到一%,但可望成功結合劉泰英與迪化街商圈的人脈勢力,至少取得六%的股權。

 

當時陳敏薰態度篤定,沒想到,後來董監事改選結果,辜仲與官股獲得全勝,陳敏薰家族在開發金二十一席董監事中拿下四席,贏得面子,卻與董座無緣。

 

事過境遷回頭看,以當時陳敏薰不到一%的股權,與官股、辜家合計超過一二%的持股相較,敵我實力懸殊,何況民不與官鬥,一般人在此情勢下會選擇放棄,但陳敏薰卻選擇戰鬥到最後一刻。

 

為什麼沒有勝算仍要一戰?

 

「我就是活在當下」陳敏薰剖析自己的人生觀。

 

很多人可能不知道,陳敏薰在三十一歲的那一年,曾經在癌症生死關卡前走了一遭,整整花了兩年時間,才重拾健康。「生過病之後(你)會更積極,更看得開」她說。

 

她覺得人生不只是這樣,必須積極面對、尋找舞台。雖然很多人都認為,出身迪化街的陳敏薰,不但家世好,也有不少家業,為什麼要那麼辛苦,一定要爭什麼?陳敏薰特助劉家豪說:「她就是那種人生如果有機緣,就要去爭取、去面對的個性。」

 

生過病的陳敏薰,意志力超乎常人,一有機會就懂得站上舞台,不管勝算如何,都要奮力一搏,就算這個舞台原先並不是為她而設。

 

就在開發金股權大戰失利後,不到兩個月,大家本以為,陳敏薰的舞台沉寂了,沒想到這個時候,她又突然以黑馬之姿,擠下台北一○一前任董座、現任華新麗華董事長焦佑倫,成為台北一○一的董事長。

 

 

戰役二 沒舞台,那就自己搭一個

 

「從我來一○一的第一天,這樣(下台)的傳聞什麼時候斷過?每年都要上一到兩次的(雜誌)封面,就是說董座不保、四面楚歌啦,」從四年前她擔任一○一董事長以來,外界對於政治酬庸的傳聞不斷,但她對於批評其實了然於胸。

 

這,就是陳敏薰。當年開發金失利,原本她大可回到家族事業,休養生息,但不服輸的她,沒想到快速又在台北一○一重新搭建舞台,再披戰袍。

 

她是那種沒有牌也要再戰的人。失去了一個舞台,那就自己再搭建一個。

 

更早之前,民國九十二年六月,陳敏薰第一次由開發金控代理董事長真除,原來亟欲爭取董事長一職的胡定吾,取得的是開發工銀的董事長。

 

表面上,陳敏薰在劉泰英支持下贏了一仗,但當時就有評論,論起面子,開發金雖然是開發工銀的頂頭上司,但論起裡子,開發工銀才是金雞母,陳胡兩人,「有人要名,有人要利,各得其所。」

 

儘管,陳敏薰表示,看待外界的批評,她的自處之道是,「要分得清楚什麼是實的,什麼是虛的。」

 

然而,虛實之間,她的抉擇,頗耐人尋味。

 

只是世界第一高樓,舉世矚目,原本絕佳的舞台、外表看來風光的位置,其實挑戰性極高,並不好做。

 

首先,台北一○一樓地板面積高達十萬餘坪,由於採取BOT(編按:民間興建營運後移轉)模式興建,光是建造成本就超過新台幣五百八十億元(含超過新台幣兩百億元的權利金),逐年必須攤提的固定成本極高,擔子沉重。

 

 

戰役三 被抨擊,還能再戰闖關?

 

其次,陳敏薰接任那年,企業進駐意願低落,出租率只有三成,但租金卻是台北一○一最重要的收益,光要損益平衡,已經不容易。

 

最近多位藍營立委在質詢時,指責其在位五年,虧掉台北一○一的一半股本,陳敏薰大力為自己辯護,「這個model(指BOT營運模式)就是這個樣子,原本就是預計二○一二年獲利,」她還端出成績單,「如果先把貸款放到一邊,我們二○○五年財報結算的時候,已經獲利了。」

 

其實這次下台風波,關鍵不只是台北一○一的績效,跟綠營關係密切的她,因捲入前總統陳水扁洗錢案,十二月四日也被特偵組約談,雖然只是一筆一千萬元的政治捐輸,也為陳敏薰的董座之路埋下撤換的引信。

 

十二月十二日,在扁案國務機要費起訴案中,起訴書中第三十九頁寫道:「陳敏薰於(民國)九十三年間將付款人台灣銀行營業部,匯票號碼HA0387888,金額新台幣一千萬元的匯票,交給吳淑珍。」證據指出陳敏薰給了前第一家庭新台幣一千萬元,但熟悉陳敏薰的人說,如果不是能見陽光的政治獻金,嫻熟財務的陳敏薰,怎麼會留下票號?

 

不過,由於匯款的時間點,正值民國九十三年初,開發金股權大戰最後的關鍵四月,時機十分敏感,到底內情如何,牽動著陳敏薰的未來。

 

「不要忘了,水最柔軟,也最堅韌」在目前情勢險峻下,陳敏薰如是說。

 

信仰上善若水的她認為,水看似柔軟,其實無堅不摧,不論什麼樣的形式,水都能化為無形,見縫插針。

 

「一○一永遠(會)在那裡,但我不會永遠都在一○一」這句話,她在受訪時重複了三次。

 

一直在上台、下台中游走的她,現在最困難的,就是如何在完全的逆勢中突圍,堅持永遠要戰到最後一刻的她,現在又到了關鍵考驗期。

 

談到政商關係,她說道,「沒有錯,世界很複雜,但我們不是機器」「很多時候呢,我覺得我這麼真心待你,結果你好傷害我,但是,你總是會交到幾個是真心對你的(朋友),最重要的是不要lonely(孤單)。」無疑的,陳敏薰現在最需要的,就是朋友。

 

三次戰役,陳敏薰總是在意外之中上台,在不預期之中下台。

 

迪化街低調善營人脈的智慧,老子上善若水的哲學,更重要是背後的六個字,「事善能,動善時」,在政商關係複雜的年代,如何因勢利導,更是一門上台下台必修的功課。

創作者介紹

『彥』陽高照

Jacky168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俊璋
  • 要謝謝妳 讓我知道很多也了解很多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